您当前位置:潮州茶叶网 > 文书茶趣 > 人文与茶俗

凤凰山茶缘
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12-07    点击数:5179次

畲族文化是潮州文化的组成部分。茶,是畲族文化的精瘁。假日,我们乘车到凤凰山游玩,约莫过了一小时,畲族山寨竹楼群,山峦、树影在雾海中隐约显现,朦朦胧胧,仿佛一堵灰色墙。由于山势层次感强,地形复杂,雾更是飘忽不定。眼前乳白色的雾浩浩荡荡,飘浮涌动,把大自然带进朦胧的意境。在浓雾中跋涉,如在梦中游荡,领略几分醉意。凤乌髻,海拔一千四百九十八米,系凤凰山主峰;在众山之颠,它一峰独绣,宛如一个娉婷少女,若有所思,若有所忆。周围缭绕着乳雾,如洁白的纱衣,长长的飘带,朦胧的寝帐,裹着婷婷的绣姿。从山崖俯视山下,但见山腰的雾如缕缕银丝,轻轻盈盈,象仙女的衣裙悠悠羽化。

  我们穿行在精耕细作的茶垅里,我顺手摘下一叶芽茶,揉碎,放进嘴里咀嚼,顿觉满口生津,精神也爽快了许多。西山坡有一茶树,叶大如掌,水气蒸腾,一老茶农站在那里数着什么,看得出,在浓雾漫卷的时候,他已守候在那里,也许是在摸索茶的生长规律吧!我们没有打扰他,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大茶树出神,老茶农发现了我们,用亲切的客家话与我们打招呼,当我们用不太准确的客家话说明来意后,他高兴极了,走过来,向我们介绍大茶树。这树植于清朝,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,还保持着很高的年产。看着树,心中的崇敬感犹然而生。我们向他请教茶的制作过程,他详细地介绍了,然后拉起我俩的手,快速穿行于茶垅,向东山坡的竹楼群的家里走去。

  老茶农在桌上的茶罐中抓起一撮茶叶,放在冲罐里,用刚烧沸的开水冲下去,香馥若兰,好看极了。我们慢慢啜着,感到始苦后甘,清爽鲜美,余味无穷。老茶农边喝茶边亨着潮汕工夫茶“高冲低筛,刮沫淋盖,关公巡城,韩信点兵”的歌诀。给我们讲起凤凰山第二峰乌栋山天池四脚鱼的传说,接着又唱起了畲族山村留传着的高皇歌:

  盘古开天到如今,世上人何几样心;

  何人心好照直讲,何人心歹侩骗人。

  盘古开天到如今,一重山背一重人;

  一朝江水一朝鱼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
  当初出朝高辛王,出来嬉游看田场……

  传说畲族的祖先叫盘瓠,歌词的内容是讲盘瓠由狗变成狗头人身并娶了公主传宗接代的经过……

  一会儿,屋里坐满了男男女女,他们问这问那,争着邀我们到他们家里做客,他们的热情好客,使我俩深受感动。

  不知不觉夕阳降临山寨,我们依依惜别众乡亲,汽车奔驰着,远方山寨一缕缕乳白色的炊烟,象一只只纤纤玉手在摆动,象一缕缕美好的情思在召唤。畲寨的张张笑脸在眼前浮现,老茶农、大茶树、浓雾、凤凰山旖旎的风光深深地嵌进了脑海……

  凤凰山雾浓如茶,畲族人情比茶浓。(侯龙柱)

来源:羊城晚报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