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潮州茶叶网 > 文书茶趣 > 诗文共赏

苏轼的《叶嘉传》
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2-26    点击数:2134次

苏东坡的散文,向来与唐代的韩愈,柳宗元和同时代的欧阳修相并称。他的散文善于随机生发,翻空出新。《叶嘉传》以拟人手法,铺陈茶叶历史、性状、功能诸方面的内容,其中情节起伏,对话精彩,读来有栩栩如生的感受。

叶嘉。闽人也。其先处上谷。曾祖茂先。养高不仕。好游名山。至武夷。悦之。遂家焉。尝曰。吾植功种德。不为时采。然遗香后世。吾子不必盛于中士。当饮其惠矣。茂先葬郝源。子孙遂为郝源民。至嘉。少植节操。或劝之业武。曰。吾当为天下英武之精。一枪一旗。岂吾事哉。因而游。见陆先生。先生奇之。为着其行录。传于世。方汉帝嗜阅经史时。建安人为谒者侍上。上读其行录而善之。曰。吾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。曰。臣邑人叶嘉。风味恬淡。清白可爱。颇负其名。有济世之才。虽羽知犹未详也。上惊。敕建安太守召嘉。给传遣诣京师。郡守始令采访嘉所在。命赍书示之。嘉未就遣。使臣督促。郡守曰。叶先生方闭门制作。研味经史。志图挺立。必不屑进。未可促之。亲至山中。为之劝驾。始行登车。遇相者揖之曰。先生容质异常。矫然有龙凤之姿。后当大贵。嘉以皂囊上封事。天子见之曰。吾久饫卿名。但未知其实耳。我其试哉。因顾谓侍臣曰。视嘉容貌如铁。资质刚劲。难以遽用。必搥提顿挫之乃可。遂以言恐嘉曰。碪斧在前。鼎镬在后。将以烹子。子视之如何。嘉勃然吐气曰。臣山薮猥士。幸惟陛下采择至此。可以利主虽粉身碎骨。臣不辞也。上笑命以名曹处之。又加枢要之务焉。因诫小黄门监之。有顷报曰。嘉之所为。犹若粗疎然。上曰。吾知其才。第以独学。未经师耳。嘉为之屑就师。顷刻就事。已精熟矣。上乃勅御史欧阳高。金紫光禄大夫郑当时。甘泉侯陈平三人。与之同事。欧阳嫉嘉初进有宠。曰。吾属且为之下矣。计欲倾之。会天子御延英。促召四人。欧但热中而已。当时以足击嘉。而平亦以口侵陵之。嘉虽见侮。为之起立。颜色不变。欧阳悔曰。陛下以叶嘉见托吾辈。亦不可忽之也。因同见帝。阳称喜美。而阴以轻浮訾之。嘉亦诉于上。上为责欧阳怜嘉。视其颜色久之。曰。叶嘉真清白之士也。其气飘然若浮云矣。遂引而宴之。少选间。上鼓舌欣然曰。始吾见嘉。未甚好也。久味之。殊令人爱。朕之精魄。不觉洒然而醒。书曰启乃心。沃朕心。嘉之谓也。于是封嘉为钜合侯。位尚书。曰。尚书。朕喉舌之任也。由是宠爱日加。朝廷宾客。遇会宴享。未始不推于嘉。上日引对。至于再三。后因侍宴苑中。上饮踰度。嘉辄若谏。上不悦曰。卿司朕喉舌。而以苦辞逆我。我岂堪哉。遂睡之。命左右仆于地。嘉正色曰。陛下必欲甘辞利口。然后爱耶。臣言虽苦。久则有效。陛下亦尝试之。岂不知乎。上愿左右曰。始吾言嘉刚劲难用。今果见矣。因含容之。然亦以是疎嘉。嘉既不得志。退去闽中。既而曰。吾末如之何也已矣。上以不见嘉月余。劳于万几。神思困。颇思嘉。因命召至。喜甚。以手抚嘉曰。吾渴见卿久也。遂恩遇如故。上方欲以兵革为事。而大司农奏计国用不足。上深患之。以问嘉。嘉为进三策。其一曰。榷天下之利。山海之资。一切籍于县官。行之一年。财用丰赡。上大悦。兵兴有功而还。上利其财。故榷法不罢。管山海之利。自嘉始也。居一年。嘉告老。上曰。钜合侯其忠可谓尽矣。遂得爵其子。又令郡守择其宗支之良者。每岁贡焉。嘉子二人。长曰抟。有父风。袭爵。次曰挺。抱黄白之术。比于抟。其志尤淡泊也。尝散其资。拯乡闾之困。人皆德之。故乡人以春伐鼓。大会山中。求之以为常。赞曰。今叶氏散居天下。皆不喜城邑。惟乐山居。氏于闽中者。盖嘉之苗裔也。天下叶氏虽夥。然风味德馨。为世所贵。皆不及闽。闽之居者又多。而郝源之族为甲。嘉以布衣遇天子。爵彻侯。位八座。可谓荣矣。然其正色苦谏。竭力许国。不为身计。盖有以取之。夫先王用于国有节。取于民有制。至于山林川泽之利。一切与民。嘉为策以榷之。虽救一时之急。非先王之举也。君子讥之。或云。管山海之利。始于盐铁丞孔仅桑弘羊之谋也。嘉之策未行于时。至唐赵赞始举而用之。

苏轼的《叶嘉传》是一篇游戏性质的美文,但其影响却不小。自此以后出现的“传”,如元代杨维桢的《清苦先生传》、明代徐的《茶居士传》、支中夫的《味苦居士传》等,从中均可见到苏轼《叶嘉传》的写作手法。

标签:
上一篇:茶未眠